深政观察 有人吐槽深圳左手揽人才、右手“收紧”落户政策听听专
发布日期:2021-06-10 17:13   来源:未知   阅读:

  继5月25日深圳市发改委发布《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6月1日,深圳市公安局发布《深圳市投资纳税积分入户办法(征求意见稿)》。

  从拟修订的内容看,大家明显感觉到:深圳正在“收紧”优化落户政策。比如《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中将核准类学历型人才的底线要求调整为全日制本科,技术型人才底线要求调整为“中级职称+全日制大专”,技能型人才的底线要求调整为技师;夫妻投靠基本要求由结婚时间及被投靠人入深户时间满2年调整为满5年。

  众所周知,最近几年各大城市纷纷上演“抢人大战”,放宽落户政策,深圳如今为何反其道而行?小政留意到,就在修订落户政策的同时,深圳提出未来5年将引逾百万青年人才,一面大力招揽人才,一面却“收紧”落户政策,有点令人费解。

  为何深圳收紧落户?与未来人才引进是否相悖?小政特意整理了多位专家的解读意见,为大家解惑。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显示,深圳市常住人口1756.01万人,与2010年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1042.40万人相比,增加713.61万人,增长68.46%,年均增长5.35%。10年间,深圳市人口继续保持较快增长。

  对于此次的《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教授、深圳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钟若愚认为政策调整一是优化人才引进入户条件,二是调整迁户渠道。深圳自2016年实施《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以来,户籍人口的快速增长,原有户籍迁入政策门槛存在适度提高的必要性。

  对比北上广深四个城市,北京、上海最低人才引进门槛为硕士研究生,广州为本科生。此前深圳执行的入户规定是,具有普通高等教育专科以上学历,且年龄在35周岁以下的人员即可核准办理人才引进迁户。

  钟若愚认为,深圳此前人才引进迁户政策门槛较低,迁户人口总体学历结构不够理想,硕士以上学历的人员占比偏低,大专及以下学历人员占比偏高。此次拟修订户籍迁入政策,就是在政策维持一定稳定性和延续性的基础上,进一步对深圳户籍增量人口的结构进行优化。

  对于网络上关于深圳户籍政策变化源于“七普”人口数据的看法,钟若愚认为,近年来深圳实际管理人口和实际常住人口的总量保持在“高位运行、小幅稳定增长”的态势,“七普”的数据结果凸显深圳人口总量高位运行,公共服务资源供需面临压力。

  如何看待政策调整?钟若愚认为,深圳人口调控与户籍政策的动态优化,需要综合考虑几个平衡原则:一是人口总量压力与稀缺公共服务资源间的平衡;二是人口调控与经济活力间的平衡;三是人口结构变化与经济结构持续优化相适应的平衡;四是人口发展与深圳未来城市竞争力间的平衡。以北京、上海、广州为参照,按照单位GDP所能承载的户籍人口总量测算,深圳户籍人口达到800-1000万人区间即可达到户籍政策调整“窗口期”。

  目前来看,深圳尚未进入人口与户籍政策全面调整“窗口期”。此次拟修订户籍迁户政策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待正式发布和实施“户籍新政”后,将会具有一定时期的政策稳定性和延续性。深圳仍然是国内特大城市中户籍迁入政策最为宽松的城市。

  在落户政策“收紧”的同时,近期深圳人社局发布《关于高层次人才业务、新引进人才租房和生活补贴业务相关安排的公告》,对2021年9月1日及之后新引进人才不再受理发放租房和生活补贴。

  这样的深圳还有人才吸引力了吗?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公共政策与社会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王梅参与的一项“深圳吸引人才要素”研究表明,深圳吸引人才的要素中,“城市包容性”以62.44%的比例位居榜首,“事业发展机会”以40.37%比例位居第二,“收入水平”以33.7%比例位居第三。而“人才政策引力”则以18.97%比例排在第七位香港正版资料全年资料。国际化程度、创新精神和城市竞争力均排在政策引力之前。

  王梅认为,作为一个年轻的移民城市,包容性是深圳最大的魅力所在。由于深圳高速成长,经济总量位居国内城市前列,事业发展环境较好,发展机会较多,成为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对于大部分人才而言,补贴并非选择深圳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而属于“意外收获”,更多的还是包容开放的城市氛围以及优质的工作机会。在深圳这样一座高度市场化的城市,有了事业发展空间,薪酬待遇等问题便迎刃而解。

  落户政策修订意在优化深圳户籍增量人口的结构,那未来深圳的人才引进政策又有何变动?近日,深圳市人才工作局透露,将通过打出人才政策“组合拳”,全方位构建一流人才生态,着力打造全球智汇深圳样本。

  比如,建立健全科技关键技术项目悬赏制,吸引全球人才“揭榜挂帅”;破除“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重构人才分类评价激励体系,由“以帽取人”转为“以岗择人”;释放重大载体平台的引才、聚才效应。

  将强化行业和用人主体自主权,实行“谁用谁评价”。预计未来5年深圳将评聘2000名以上高精尖缺卫生健康人才,计划面向国内外引进一批名院长、名医生、公共卫生专家和青年医学人才。

  对于深圳的人才政策“组合拳”,王梅认为人才政策调整有三大导向趋势,深圳正从过去依靠政策吸引人才向依靠优良的环境和文化集聚人才转变。

  首先,人才政策更加突出用人主体和市场主体作用,把人才引进标准、评聘标准交给用人主体。这不仅更加符合人才管理规律,也更加符合企业,尤其是创新型企业的发展需求。其次,新的人才政策树立了全球引才导向,建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引才用才制度。第三是加强了通过事业发展潜力引才留才的导向。

  深圳不断加大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为人才发展构建“施展拳脚”的舞台,实际上就是要以事业发展潜力来引才聚才。在创新驱动的引领下,深圳将会更注重打造创新链、产业链、人才链及教育链之间的融合,调整优化人才政策是为了更好地适应新时期的发展需求。

  小政了解到,未来5年,深圳将聚焦重点产业和民生领域,吸引集聚100名左右杰出人才,100个左右拥有关键核心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的高层次创新创业团队,10000名以上引领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高精尖缺人才,100万名以上各领域具有发展潜力的优秀青年人才,努力把深圳建成天下英才向往之地和筑梦之城。